[戴发奎] 从宋史中发现越南人与闽南人的秘密

24/09/2019

历史上对于越南人古时候的生活状况极少描述,多只是伴随着中国朝代更替,由中国史官所纪载关于越南政治上的事情,从最早的《史记》「南越尉陀」、《汉书》「西南夷」、《后汉书》「南蛮西南夷」…到《元史》,其中以《宋史》有较多对于越南风俗民情详细的纪录

除了西汉司马迁所著的《史记》对现在的越南称为南方割据的「藩国」,之后的中国各朝代要不称为「蛮」就是「夷」,唯独《宋史》称「安南」为「外国」,因此可以把《宋史》视作是对安南较为客观公平的史书。

 

宋英宗(1032年-1067年)时曾问朝臣說交址(安南)于何年割据?朝臣回答以唐至德(唐肃宗,711年-762年)中改「安南都护府」后,而于梁(后梁)贞明中土豪曲承美遂割据其地。宋史称的「曲承美」就是越南人称的「曲后主」(Khúc Thừa Mỹ)。

历史或许可以因为继承者基于某种计算,比如是对接替前朝的正当性而加以侮蔑甚至扭曲事实,真相却可以透过交叉比对得到。

唐肃宗至德二年(757年),将安南都护府改名「镇南都护府」,如同位于中越边境线上最重要的隘口「镇南关」(1953年1月改名「友谊关」),有镇守边关的强烈意图,唐代宗永泰二年(760年),复名安南都护府,加上派遣日本遣唐学生阿倍仲麻吕于761年至767年这六年期间,担任唐朝位于现今越南河内的「安南都护府」最高行政长官。反覆将安南更名,又找一个中国藩属国的日本人担任安南节度使,显示唐朝对安南的统治焦虑以及无力感。

从《宋史》记载宋英宗与朝臣谈话,可以证明安南在公元757年已实质上脱离中国自主,仅维持名义上属于中国之地,比史学家公认越南自主时期(Thời kỳ tự chủ Việt Nam)从公元905年开始足足早了148年。

《宋史》中提到了安南人与「宋朝」、「宋朝闽南人」之间的关系最耐人寻味,其中两段话「对于到來的使者(应指宋朝來使),防范甚严,不许其与民间交谈,馆之于驿亭,尽速遣之出境。」与「国人少通文墨,故凡有闽人來(贸易),往往厚待之,以求其助官府咨决政事。」。史书中显示安南人一直对来到的宋朝人心存戒心,反倒是对宋朝闽南人热烈欢迎。

秦始皇于公元前218年集七国军力共五十万发动对百越战争,「百越」基本上分为四大部族,分别是「闽越」(现今的福建省)、「东瓯」 (又称东越,今浙江省)、「南越」(现今的广东广西)及「瓯雒」(又称瓯骆,分布在广东西南、广西南部、越南北部红河三角洲区域),在秦与百越战争其间,一支瓯骆族逃亡到福建漳、泉二州一带与广东潮州一带繁衍生息,就是后来的「河洛」人。

从《宋史》中可以发现,若不是同文同种,很难去理解安南人独厚闽南人,有别于其他宋朝人不一样的态度。

VNonline越南在线

廣告需求 x 業務合作